成人食色

   在花生炖的活动暂告一段落后,易慧蓉和吴芝冰便要返回加拿大。

   高弦问易慧蓉道:“这个月的二十七号,就是春节了,你什么时候回香江?”

   易慧蓉迟疑着回答道:“我不想回去了,加拿大比较清静,正好专心课业。”

   见高弦面露遗憾之色,吴芝冰在一旁打趣道:“你舍不得的话,就勤往加拿大走动嘛。”

   高弦转念一想,易慧蓉在加拿大也好,没有竞争者惦记,自己也能省心一些。

   在机场分别的时候,高弦意外地看到,陈香梅竟然也来了,和易慧蓉一副难舍难分的样子。

   高弦不禁心里纳闷。“这两位的交情,什么时候如此好了?”

   不过,这难不住高弦,他听了一会对话的内容后,便明白了大致的原因。

   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舒,和革命元勋廖仲恺是亲兄弟;廖仲恺之子廖承志是中国主管侨务工作的重要领导人。

   易慧蓉的父亲易明哲,和燕京高层关系密切;他和廖承志的关系怎么样,看看羊城那座著名的花园酒店的来历,便能知道几分了。

   高弦忽有所悟,除了“世界很大、圈子很小”之外,“庙堂”和“江湖”,又哪里能分得那么清?归根结底,还要落实到人脉厚薄、价值高低。

   八面玲珑的陈香梅。也不忘对高弦和蔼地说道:“以后,大卫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,尽管开口,不要客气。”

   清纯美女海边望风唯美写真

   虽然明知道忙不可能白帮,但高弦仍然语气诚恳地说道:“那我就提前向陈女士道谢了。”

   ……

   易慧蓉和吴芝冰乘飞机返回加拿大了,高弦在花生炖也不做过多停留,直接乘机从米国东海岸飞到了米国西海岸。

   高弦在洛杉矶,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。

   首先,米国商务部将会在这几天正式宣布对亚洲纺织品施行配额制,高弦要在香江棉纺业同业公会办事处,等候靴子落地的那一刻。

   其次,环宇电子和米国这边的总代理商睿侠,得商谈下一步的合作了。

   另外,有一部拍摄了大半,却要“凉凉”的独立电影,等高弦决定,是否捡漏。

   这还不算完,诸如接琳达和子女去香江与李晓龙团圆等等琐事,也不算少。

   和香江棉纺业同业公会办事处相邻的高益米国公司内,周文耀送来了相框,“老板,按照您交代的尺寸要求,相框已经做好了。”

   高弦拿出几张照片,首先把自己和尼克松的合影,仔细地装裱好。

   “这是米国总统?”周文耀很是吃惊。他虽然知道,自家老板去白宫赴宴了,但却想不到,能带回来这样的名堂。

   高弦指着照片,笑问道:“镇邪不?”

   周文耀连连点头,“不但镇邪,还能招财。”

   高弦被逗得哈哈大笑,他才不信米国人是岁寒三友,只不过对权贵威权的崇拜,是另外一种形式罢了。

   这时候,前台打电话汇报,有一个叫汤姆·劳克林的电影人,来找老板。

   周文耀说道:“老板,这个汤姆·劳克林,就是你吩咐我找的那个西部片明星。”

   “不过,我反复求证过了,汤姆·劳克林正在制作的电影《比利杰克》,已经先后被米国国际电影公司、二十世纪福克斯放弃,老板可要谨慎了。”

   “别人不看好,我们才有机会啊。”高弦叹了一口气,有些不确定地问道:“《比利杰克》真有那么神厌鬼弃?连完成制作的起码机会都不给?”

   周文耀语气肯定地回答道:“那两家电影公司确实是拍到中途就退出了,据说分歧在于,暴力成分太多,涉及到的正治主题不讨喜。”

   “这是一部功夫片,还暴力成分多?”高弦一挑眉头,心说,好莱坞这帮高管,是不是被电视行业的崛起,挤压得连脑袋都扁了。

   高弦之所以吩咐周文耀专门留意《比利杰克》,是因为他知道,这部电影算是李晓龙的功夫片震动好莱坞之前的小铺垫。

   《比利杰克》也是一部功夫片,只不过是“合气道”功夫,讲的是一个名叫比利杰克的,使用“合气道”功夫,打抱不平的故事。

   如果说,《比利杰克》有什么特别的话,那就是,它的主人公比利杰克,罕见地被设定为米国土著民族印第安纳瓦霍族人,也就是吴宇森导演的好莱坞电影《风语者》里的,那个用本族神秘语言传递军事情报的部族。

   另外一个特殊的地方是,比利杰克为之打抱不平的目标,是一个较为封闭的学校的“反主流”学生。因为这帮孩子被恶势力凌辱欺压,比利杰克才挺身而出,痛下杀手。

   好莱坞里的掌权高管们,看衰《比利杰克》的原因,不外乎这部电影比较另类,把殖民地时期差点被杀光的米国原住民,当成主角就算了,居然还“反主流”。

   这就是高弦和好莱坞的视角区别所在了,他能看到,现阶段球打倒权威的“反主流”文化确实盛行,米国这边的表现之一,就是硬生生地把对越战的态度,由当初的“积极参战”,扭转为“坚决反战”。

   《比利杰克》的三千多万美元票房,就说明了它的市场价值。

   要知道,这个时代的票房年度冠军记录,距离一亿美元,还有着相当大的距离。

   或许,《比利杰克》的“反主流”,真的会让米国的环境不和谐吧,但这和身为外人的高弦,有什么关系呢,他只要投资回报,快速积累资金。

   当见到汤姆·劳克林这个西部片明星后,高弦开门见山地直接告诉对方,“我之所以对你自编自导自演的《比利杰克》感兴趣,那是因为我已经投资了一部功夫片,想从《比利杰克》这里摸摸行情。”

   汤姆·劳克林的目光,从高弦和尼克松的合影上转开,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。《比利杰克》的拍摄预算是八十万美元,如果高愿意投进来十万美元的话,可以分到百分之十五的票房回报。”

   高弦面露不悦之色道:“劳克林,你这是欺负我不了解情况么?《比利杰克》的导演、编剧、男主角都是你,女主角又是你的妻子泰勒,你告诉我的拍摄预算,弹性空间真的很大。”

   “另外,米国国际电影公司、二十世纪福克斯先后中途放弃《比利杰克》,必然有其原因,我不得不考虑其中的风险。”

   “或许,你可以告诉我,你在来我这里之前,找到的其他投资者,都很仁慈大度。”

   汤姆·劳克林的腰板微微一塌,放低声音反问道:“那么,高的条件是什么?”

   高弦不容置疑地说道:“给我百分之三十的票房回报,等签完合同后,你当场就可以把十万美元的支票拿走。”

   “换而言之,你拿到重新启动《比利杰克》所需资金的速度,取决于你想通利害关系的速度。”

   汤姆·劳克林的脸色挣扎了片刻,最终还是点头屈服道:“好吧,就按照高的要求进行。”

   看着汤姆·劳克林随着律师离开的背影,高弦为此时留在香江的马永达,惋惜地自言自语道:“永达老弟,你对电影那么感兴趣,可为什么总错过机会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