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她直播ios官网最新版

  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   叶凡背着沈红袖要离开林子时,眼里又掠过一抹光芒。

   他锁定炽天使被炸断的双手,手臂几乎被炸烂,但一双手掌完好无损。

   叶凡捡起军刺轻轻一挑,很快发现一双薄如蝉翼的护手。

   颜色几乎跟肤色一致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。

   “怪不得他两次对战都是赤手空拳,好几次还直接抓刀刃,我还以为他一双手练就刀枪不入。”

   沈红袖惊呼一声:“原来是有这样一双护手。”

   “留着!”

   叶凡也没有废话,挑下手套塞给沈红袖,随后就背着她迅速下山。

   两人落到山下时,激战已经结束,整个隧道入口一片狼藉,尸体横陈,鲜血四溢,现场惨不忍睹。

   十几名金氏枪手全军覆没,司徒空的保镖有六人重伤,二十多个无辜路人也遭殃,可见战况激烈。

   赶赴过来的港城探员正一边救治伤者,一边四处搜寻残敌。

   清纯美女和服唯美写真

   “先生,请配合我们录一份口供。”

   在叶凡把沈红袖放入保姆车时,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探员带人站在叶凡面前,声音淡漠发出了请求。

   车内的沈红袖瞄了一眼,辨认出对方就是押解苗追风的丁梦妍。

   只是相比昔日的骄傲和自信,现在的丁梦妍多了一股憔悴和冷漠,似乎心里遭受过什么重创一样。

   不过想到押解探员的死伤惨重,以及苗追风逃脱的压力,沈红袖又能理解她现在的状态。

   换成其余探员只怕早就辞职或者心理疗伤,还能这样坚持着出警工作已经非常不错了。

   沈红袖也没打招呼,装作不认识,总不能告诉人家,黑罗刹袭击的时候,她正看着丁梦妍他们被肆虐吧?

   “行,还有一点时间,可以录一份口供。”

   叶凡看看自己的梅花表,随后对丁梦妍恬淡开口:“这伙凶徒是来报复我的……”

   丁梦妍声音一冷:“为什么报复?”

   “这伙人都是苗氏雇佣过来的,是通缉犯苗追风派来堵我的!”

   叶凡避重就轻回道:“因为我曾经保护警方证人唐若雪出庭作证。”

   “现在唐若雪回去龙都,他们不方便下手,就把怒火倾泻到我身上来。”

   “不相信的话,可以好好调查他们来历。”

   “至于激战现场,四周摄像头不少,们也能发现是他们先开枪。”

   叶凡给自己定性一句:“我们就是自卫反击,丁小姐,们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……”

   说到一半,叶凡就停住了话题。

   他发现丁梦妍的脸色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煞白,呼吸急促,额头还有一股股冷汗流下。

   而且女人的手掌也变成了拳头,指甲狠狠扎入了肉里。

   这俨然是受到了刺激。

   叶凡心里嘀咕一声,自己供词好像没什么不对劲啊。

   “丁小姐,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   叶凡关心问出一句:“我是一个医生,要不要给看一看?”

   “不用,不用,我没事。”

   丁梦妍回过神来,压制住内心的愤怒和痛苦,看着叶凡挤出一个笑容:

   “我是昨晚没有睡好。”

   “继续说,把细节说的详细一点。”

   她呼出一口长气:“比如们刚才为什么从树林中跑回来……”

   叶凡看得出丁梦妍不是没睡好,而是心理有严重问题,但人家拒绝自己看病,他也不好拉着诊治。

   “去树林啊,那里还有一个狙击手。”

   叶凡眼睛微微眯起:“我们过去把他解决了……”

   半个小时后,叶凡口供录完,金氏枪手一伙来历也被挖出,跟上次袭击押解车的凶徒一样。

   警方迅速定性叶凡他们是自卫反击,所以最快速度解除叶凡不得离境的禁令,还派出警车护送两人去机场。

   看着叶凡和沈红袖离去的影子,丁梦妍深深呼吸了一口气,把一股崩溃情绪狠狠压了下去。

   现在的她几乎听不得苗追风三个字,一听到这个人渣,她就感觉心脏非常难受,整个人要窒息。

   而且还是同一个隧道。

   “叮——”

   只是等她刚刚钻入车里,一个陌生电话就打入了进来。

   丁梦妍本能一丢手机,脸上露出畏如蛇蝎的态势。

   不过等手机响了五六下后,丁梦妍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拿过手机放在耳边接听:

   “喂!”

   “丁小姐,上午好啊。”

   一个熟悉的癫狂声音响了起来:“故土重游感觉怎么样啊?”

   丁梦妍先是身子一冷,随后吼叫一声:“苗追风,快把我爹妈和姐姐放了。”

   “上一次,在这隧道死了不少人,这一次,又看到这么多死人,就没一点触动吗?”

   苗追风显然对隧道激战了如指掌笑道:“一条又一条生命,还有满地鲜血,就不能让想起家人?”

   “别跟我废话。”

   丁梦瑶关闭着车门,对着手机不断吼叫:“究竟要怎样?究竟要怎样才能放人?”

   “条件我不是早说了吗?”

   苗追风声音阴森森响起:

   “一个月内,把唐若雪绑过来,我就放人,否则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们。”

   “而且会时不时收到我折磨她们的录音,甚至我会把他们削成人棍,丢去地下酒吧演真人秀。”

   “让这个做女儿做妹妹的,一辈子都活在愧疚痛苦中。”

   他声音不大,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 “是混蛋,是畜牲!”

   丁梦妍尽情发泄骂着:“会不得好死的。”

   “骂吧,骂吧,姐姐跟骂的一模一样,被我一个晚上调教后,马上乖的小猫一样。”

   苗追风不仅没有发怒,反而狂笑着出声:

   “现在我一抬手,她马上会撅起腰身。”

   “本来我还想要替我干掉叶凡,给我哥哥他们报仇,但怜惜情绪崩溃就不让干高难度的事。”

   “我会自己对付叶凡。”

   “而,专心拿下唐若雪……”

   “还有二十六天,祝好运。”

   说完之后,他就啪一声挂掉了电话。

   “畜牲!畜牲!”

   丁梦妍痛苦不已,死命捶着方向盘,随后,她擦掉脸上的泪水,打开抽屉摸出一张照片。

   正是唐若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