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波iOS

   () 赤疣族,乃是妖族众多种族族群中,单论数量最为庞大的一支猪类妖族,其单论繁衍能力,足以排在妖族众多族群首位。

   但与之相反,赤疣族的修炼资质在妖族一众族群中,却是排在倒数前几名,能够修炼到金丹境的赤疣族修士,已经算是赤疣族中的绝顶天才了。

   据说在赤疣族的历史上,能够突破到元婴境界的族人并不多,十个指头都能数得过来。

   而这些突破到元婴境界的赤疣族修士,最终都被加封为了疣猪王。

   眼前这支赤疣族队伍,除了领队是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外,其余人都还停留在筑基境,对于段辰来说根本不足为惧。

   念及此处,他心念一动,当即从体内召唤出天都枪握在手中,双眼微微一眯,继续凝视着那支赤疣族队伍,寻找最佳的出手时机。

   看得出来,负责领队的那名赤疣族金丹修士十分警惕,并没有轻易带着身后的族人进入段辰藏身的密林中,而是先放出几头妖兽进入密林中探查,随后才带队走了进来,同时不忘放出神识之力探查周围的情况。

  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经过一颗大树附近时,异变忽生!

   只听砰地一声,距离那名赤疣族金丹修士不远的地面陡然炸裂而开,跟着一道人影从中飞跃而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枪刺向了那赤疣族金丹修士。

   “吼!”

   被袭击的赤疣族金丹修士惊怒交加,肥胖的身躯陡然一阵颤动,飞快长出浓密的赤红毛发,同时其不忘张口吐出一根狼牙棒法宝,握在手中挥舞着,卷起阵阵妖风,朝着前方飞刺而来的长枪砸了过去。

   轰!

   广州女孩吴欣芳清纯写真图

   伴随着半空中响起一声暴鸣,那赤疣族的金丹修士当即被震飞了出去,不过那手持长枪的身影亦是身躯一震,随即向后倒飞开来,在半空中显现出段辰的身影。

   只见段辰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惊讶之色。

   自从把九阳魔体修炼到五阳之境以后,他对自己的力量非常自信,却没想到两人兵器碰撞的瞬间,一股蛮横的力量就传递了过来,竟然让他持枪的右臂有些酸麻。

   而那赤疣族金丹修士,虽说也同样被段辰一枪击飞了出去,但其身上的一圈圈肥肉在一阵疯狂震颤之后,竟然将所有碰撞的反震之力给卸掉了。

   “想不到这赤疣族金丹修士身上的肥肉,竟然还有这等妙用之处。”

   段辰心念电转间,周身血光一闪,随即身形便出现在了那赤疣族金丹修士头顶上方,体内法力疯狂注入手中的天都枪中,一刺之下,一道粗大无比的血色龙形枪影随即从枪身上飞射而出,朝着下方的赤疣族金丹修士扑了过去。

   枪影未至,一股浓烈犹如实质的杀意便已然铺天盖地席卷而至。

   那赤疣族金丹修士只觉一股血腥杀意扑面袭来,眼前好似出现了一幅尸山血海的幻象,不由心中一凛。

   不过其到底是金丹修士,当即一咬舌尖的清醒过来,迅速从幻象中摆脱出来,跟着怒喝一声,再度挥动手中的狼牙棒法

   宝,发出阵阵幽绿色的妖光,朝着半空中飞扑而下的血色龙形枪影怒砸而去。

   轰!

   血色龙形枪影当场爆裂,一团刺目的血光在半空中绽放开来,化作无数细如牛毛的血影飞针,朝着那名赤疣族金丹修士飞射而去。

   如此近距离的攻势转换,显然大大超乎了这名赤疣族金丹修士的预料。

   未等其反应过来,段辰以控血秘术凝炼而成的血影飞针,当即将那名赤疣族的金丹修士射成了筛子。

   而血影飞针中蕴含的血毒,也随之在其体内迅速扩散开来,令其当场毒发身亡。

   说起来,这一切看似漫长,其实不过只是眨眼的功夫。

   那十几名赤疣族的筑基修士见到自家领队顷刻间便被击杀,大惊之下,纷纷惊慌失措的驱使着身下的坐骑妖兽,作鸟兽散逃开了。

   “去!”

   段辰见状眼中寒光一闪,体内穴窍轰然运转开来,抬手间打出十余道血光剑气,朝着那些仓皇逃离的赤疣族修士飞射而去。

   这些赤疣族修士虽然一个个皮糙肉厚,但毕竟只是筑基修士,哪里能抵挡住段辰这名金丹中期修士施展出的万千气血术。

   几个呼吸过后,所有的赤疣族修士便都倒在了血泊之中,就连他们坐下的妖兽也无一幸免,都被段辰放出的血光剑气斩杀殆尽。

   直到此时,段辰才神色一松的将手中的天都枪收入体内,跟着快步走到那些赤疣族修士的尸体旁搜刮起来,随后迅速扬长而去。

   小半刻钟后,几头青钢狼才闻着血腥味追踪到此地。

   当它们发现死在林中的十余名赤疣族修士尸体时,当即仰天长啸起来,口中发出阵阵凄厉的警报声。

   不久之后,一支妖族巡逻小队闻讯赶来,人数虽然不多,但实力却明显比被段辰歼灭的赤疣族队伍更加强悍,其中单单是金丹级别的妖族修士就有六名之多。

   而这支闻讯赶来的妖族巡逻小队,为首的是一个身材健硕的狼族修士。

   其此时化作狼人模样,坐在一头假丹境妖兽背上,看着散布在密林中已经死去的赤疣族修士,面色阴沉似水。

   在其身后,一名金丹初期妖族迅速飞身上前查看,片刻之后才回身禀报道:“统领,死去的金丹修士是赤疣族的乌合,他体内有血毒残留,想来应该是被修炼血道秘术的人族修士所杀。”

   “修炼血道秘术的人族修士……难道是那个叫段辰的人族修士?”另一名金丹妖族走上前来,目光阴沉的说道。

   “哼,这片区域修炼血道秘术的人族修士中,能够如此干脆利落的斩杀乌合的,除了这段辰也没别人了。”被称为统领的狼族修士冷哼一声的说道。

   这时,只听先前那名上前查看情况的妖族金丹修士开口道:

   “队长,这段辰太嚣张了,竟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接连偷袭我们的巡逻小队,这半个月来,单单死在他手上的金丹修士,就有五名之多了,如果再不除掉此人,恐怕会动摇军心。”

   “统领,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派人对这一带进行一次大搜索,找出人族在附近建立的据点, 然后一举将他们歼,以替死去的妖族同胞报仇雪恨。”另一名金丹妖族也跟着恨声开口说道。

   “我知道你们现在正在气头上,但是你们别忘了,我们的任务是守护据点中的噬灵妖阵不被人族偷袭破坏,如果我们擅离职守,说不定正好中了人族的调虎离山之计。”狼族修士沉默了一下,说道。

   “据点有大统领他们镇守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。”一名猿族金丹修士开口说道。

   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”狼族修士摇了摇头,跟着道:“总之我会将此事上禀给大统领,到时候先听听看大统领是什么意思吧。”

   说到此处,其眼中飞快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意:“至于这个段辰,最好不要让本统领碰上,否则我定会让他后悔至今对我们妖族做过的一切。”

   说完这句话,这名狼族修士当即猛地双腿一夹胯下的妖兽,调转身形的朝着来时的路沿途返回。

   而此时此刻,被他列在必杀名单上的段辰,却早已经飞遁到了近百里开外的另外一片山林中。

   只见段辰催动着脚下的幻翼灵靴,一面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况,一面朝山林深处飞去。

   直到进入一片茂林之中,他才逐渐放缓了飞行的速度,跟着将那些赤疣族修士身上搜刮来的储物器具一一炼化,从中搜出一块块腰牌。

   看着这些腰牌,段辰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欣喜之色。

   这些腰牌乃是妖族修士在前线战场的身份象征,重要性就等同于段辰的北源仙宫弟子令牌。

   同时也是段辰击杀那支赤疣族小队的证明,有了这些腰牌,他才可以回到据点中兑换战功。

   说起来,段辰呆在东荒的这一年时间里,除了执行上面派发下来的任务以外,便是靠不断外出猎杀妖族修士累积战功,毕竟只有这样,他才能尽快累积到一万点战功,重获自由之身。

   “快了,估计再执行几次任务,就能凑够一万点战功了。”

   将手中的令牌收入储物手镯中,段辰一脸轻车熟路的在山林中转来转去,很快变来到了一座山崖下的水潭前,并直接飞身跃入水潭之中,一路向下潜行。

   如此这般大约向下潜行了数十丈深,段辰才在潭底的一块巨岩前停了下来,跟着手掌一翻的取出自己的外宫弟子令牌,口中念念有词的打出一道法诀。

   但见令牌上灵光一闪,一道光束随之射入那块巨岩之中,跟着巨岩表面顿时闪烁起一圈又一圈的符文禁制,随后在一阵扭曲模糊之中,露出了一个被灵力光罩护住的地底洞口。

   段辰见状,当即身形一闪的穿过那道灵力光罩,消失在洞口处。

   而在其消失不久之后,那巨岩表面又随之恢复了原状,没有一丝痕迹留下。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&nbsps:今天是大年初一,祝大家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