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菠萝蜜是免费

   看到是唐熙凤的贴身亲信,林秋玲气焰一下子蔫了,怒气瞬间变成春风笑容:

   “鹰婆婆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   “稀客稀客,欢迎。”

   “韩剑锋,还不去泡茶?没看到鹰婆婆大驾光临吗?整天就知道吃吃吃。”

   她扭头向韩剑锋喝道:“快给鹰婆婆泡茶,怠慢客人,我让你滚出。”

   韩剑锋忙丢下饭碗干活。

   唐三国和唐若雪他们出于礼貌也走了过去打招呼。

   唯有叶飞坦然处之,捏着一个大闸蟹,不紧不慢吃着。

   鹰婆带着几个年轻女子走入大厅,一脸蔑视看着唐三国一家,随后一巴掌打掉韩剑锋端来的茶水:

   “不用假惺惺了。”

   “我没兴趣喝茶,唐家翅膀这么硬,我也喝不起你们的茶。”

   几个唐门女眷也撇撇嘴,毫不掩饰对唐家的轻视。

   可爱俏皮系小美女春日甜美照

   家族弃子,住再大别墅,手里再有钱,长得再漂亮,在她们眼里也就是蝼蚁。

   但凡有点身份和地位,鹰婆婆也不敢这样放肆。

   唐三国神情尴尬,让韩剑锋收拾茶杯,随后看着鹰婆婆笑道:

   “鹰婆,不知道你们今晚过来何事?”

   林秋玲也出声问道:“是不是老太太有什么吩咐?”

   她寻思八成是来请唐若雪回去做总裁。

   鹰婆婆气势压着唐三国和林秋玲哼道:

   “我今晚过来,只有一件事。”

   “那就是执行家法。”

   “唐若雪目无尊长,不顾唐门利益,纵容外人叫嚣,还羞辱老太太。”

   她声音一沉:“依照家法,断腿一只。”

   几个唐门女眷幸灾乐祸看着唐若雪,长这么漂亮有什么用,还不是要被她们打断一条腿?

   “啊?”

   听到鹰婆婆的话,唐三国他们顿时哗然:“打断若雪一条腿?”

   “姐姐做错什么了?你们要家法处置她?”

   唐琪琪第一个不服抗议:“再说了,就算姐姐有什么不对,你们也不能这么凶残对她。”

   “啪——”

   鹰婆忽然窜前,一巴掌打在唐琪琪脸上:

   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有和我说话的资格吗,”

   “耳朵聋吗?没听到我刚才宣告唐若雪罪状吗?”

   “凶残?”

   “她是唐家人,犯了大错,自然要受家法处置。”

   鹰婆流露着戾气:“你敢再叫嚣,下一巴掌,我就直接打掉你的牙齿。”

   唐琪琪怒不可斥:“你们太蛮横了……”

   叶飞从餐桌上站了起来,把骨头丢在碟子里。

   “琪琪,退后。”

   林秋玲忙护住小女儿望向鹰婆:“你们不是还要请若雪回去做总裁吗?怎么要打断她的腿?”

   “老太太说了,总裁位置,你们不用想,合同的事,唐家要解决,唐若雪的腿,也要断。”

   鹰婆一脸傲然扫视着众人:“不给你们这些人一个教训,你们是不知道老太太的权威了。”

   “敢拿合同要挟老太太,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   “老太太如果能够威胁,她也就没有今天成就了。”

   鹰婆喝出一声:“唐若雪,还不上来受罚?”

   两名唐门女眷马上靠近叶飞,另一名唐门女眷则亮出棍子,俏脸流露着狞笑和快感。

   还有什么比打断唐若雪的腿更有成就感呢?

   唐若雪目光冰冷后退一步:“鹰婆,不要欺人太甚。”

   “合同出问题,是人家不认唐诗婧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 “要问责我,不如先问责问责唐诗婧。”

   她妥协了这么多年,却依然逃不过卸磨杀驴,今天她不想再羸弱。

   林秋玲连连点头:“没错,这跟若雪无关,她又影响不了霍紫烟他们……”

   鹰婆二话不说,抬手给了林秋玲一个响亮的耳光:

   “我需要你解释吗?”

   “我今天来也不是听你们解释,我的任务就是打断唐若雪一条腿。”

   她面沉如水:“赶紧滚开,让你女儿受罚。”

   林秋玲捂着脸很是愠怒,但却不敢对鹰婆发火,除了对方是唐熙凤亲信外,还有就是她是个高手。

   一百个林秋玲也打不过鹰婆一只手。

   唐若雪声音低沉:“我没错,我是不会受罚的。”

   “不关若雪事,是我管教不严,也是我拿捏老太太。”

   唐三国罕见站了出来,对着自己左右开弓:“要罚就罚我吧。”

   “哟,父女情深啊。”

   鹰婆嗤笑了起来:“唐三国,你要受惩,自己去撞墙,你女儿,今晚躲不了。”

   “你们也保不住她!”

   她一声令下:“来人,动手!”

   三名唐门女眷趾高气扬扑向唐若雪。

   “你们敢动若雪一根毫毛,我就打断你们两条腿丢出去。”

   就在这时,一个冰冷的声音不带感情响起。

   随后,叶飞就横挡在唐若雪面前,还把三名唐门女眷掀翻出去:

   “不信的话,你试一试。”

   唐若雪忙拉住叶飞:“叶飞,不关你事。”

   她知道叶飞厉害,可更清楚鹰婆身手卓绝。

   “打断我双腿?”

   鹰婆怒了,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对她叫嚣。

   她狞笑一声:“叶飞,看来,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……”

   三名漂亮女眷也是气极而笑,这个上门废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鹰婆婆这种人是他能够叫板的吗?

   这叶飞,还真是搞笑。

   林秋玲也止不住劝道:

   “叶飞,鹰婆很厉害的,你不要逞强,快道歉,别惹祸。”

   她担心叶飞再激怒鹰婆,整个唐家都会被她打一顿。

   看到林秋玲这么畏惧,唐门女婿脸上更加不屑,觉得叶飞对抗完全不知死活。

   她们双手抱在身前,高高在上看着叶飞。

   “叶飞,自断一只手,我今晚放过你。”

   鹰婆盯着叶飞喝道:“不然就要你两只手,两条腿。”

   叶飞声音一沉:“滚!”

   滚?

   鹰婆瞬间炸了起来。

   “叶飞,你敢叫我滚?”

   她拳头一握怒笑:“今晚不废了你,你是不知道什么叫恐怖存在。”

   唐门女眷更是嘴角翘起,戏谑看着装腔作势的叶飞,等着看这装比家伙被抽。

   鹰婆婆全身一震,身体鼓了起来,跟蛤蟆一样:“你让我生气了……”

   唐门女眷娇呼不已,眸子满是兴奋,鹰婆婆要发威了。

   “啪!”

   没等鹰婆婆出手,叶飞身影一闪,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在鹰婆脸上。

   鹰婆婆惨叫一声跌出三四米。

   叶飞冷笑一声:“叫你滚怎么了?”

   鹰婆婆捂着脸彻底怒了:“你敢打我?”

   “啪!”

   叶飞甩手又是一耳光。“打你怎么了?”

   “啪——”

   “你就老一点,打不得吗?”

   “啪——”

   “断若雪的腿,谁给你的狗胆?”

   “啪——”

   “打琪琪的耳光,你以为你是谁?”

   “啪——”

   “还不知道的恐怖存在,多恐怖?”

   “啪——”

   “就凭你鸡爪,还想废了我,大头蒜吃多了?”

   “啪——”

   “自断一只手,凭你也配?”

   叶飞每说一句话,就给鹰婆婆一个耳光,打得她连连退后,晕头转向。

   那张盛气凌人的老脸,很快红肿流血,灯光一照,触目惊心。

   全场目瞪口呆。

   唐门女眷更是瞬间傻眼……